记录平凡生活,关注互联网,专注Linux运维技术.

孝子的故事

《孝子的故事》

很久很久以前,在波罗奈国有个穷人,他家上有老父母,还有一大堆子女。由于饥荒,家里缺吃少穿的,日子实在难过,这个人便挖了个大坑,把老父母活埋了,专心照顾孩子。
邻居看见了,大吃一惊,忙问:“你怎么把父母活埋了?”
他说:“父母年纪大了,反正是要死的。孩子还没成人,总要生活下去。我把父母活埋了,省下的粮食可以养活孩子。”
邻居觉得他讲得有道理,回家照做。
一传十、十传百,大家都这么做。时间一久,这竟成为一种习俗:老人丧失劳动能力后,就被子女活埋了。
后来,波罗奈国出了个孝子,非常孝顺父母,他觉得这种活埋父母的行为太不人道了,可是也没有力量与这种社会风气抗衡。父母年老之后,他只好挖一个大坑,在里面盖房子,让父母偷偷地住在里面,每天送去各种饮食。
孝子天天想:“要是我能想出什么办法,让大家都废除这种不孝顺父母的陋习就好了。”他的孝心感动了天神。
天神想:“让我来帮助他吧!”便下凡来。天神来到国王那儿,取出两条蛇,说:“你鉴别一下,这两条蛇哪条是雌、哪条是雄。十天之内鉴别不出来,我就灭了你的国家。”
国王鉴别不出蛇的雌雄,心中十分着急,便召来王公大臣,但个个都无能为力。
一个大臣出主意道:“大王!不如张榜招贤,国内也许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。”
国王走投无路,只好贴出招贤榜。
消息传出,全国人民都议论纷纷。
孝子把这事告诉父亲,他父亲想了想,便想出鉴别雌雄的好办法。
第二天,孝子去揭了招贤榜,他对天神及国王说:“很简单,只要拿一细软的布,把两条蛇放在上面,雄蛇比较活泼,在布上会躁动不安;雌蛇比较老实,在布上安静不动。”
天神笑了笑,说:“你答对了!”接着又出第二道难题。
天神牵来一头大象,对国王说:“请你秤出这头大象有多重,否则我就灭了你的国家。”
国王与大臣又束手无策了。
孝子回家请教父亲,回到宫中对天神说:“把象牵到大船上,刻下水线,然后换上大石头,当船沉到同一条水线时,再称一下船上石头的重量,这就是大象的重量。”
天神点头笑道:“嗯!你说对了!”接着又拿出一根旃檀木,两头一样粗细,问道:“哪一头靠近树根?哪一头靠近树梢?”
国王与大臣张口结舌,无法回答。
孝子回家请教父亲后,回到宫里答说:“把木棍放到水中,向下沉的一头靠近树根,往上翘的一头靠近树梢。”
天神又牵来两匹白马,大小、毛色、形态完全一模一样,问道:“这两匹马,一匹是母、一匹是子,请鉴别出来。”
国王和大臣们绕着两匹马转了老半天,你看我、我看你,谁也没有办法,只好再问孝子。
孝子请教父亲后,说:“请拿一把鲜嫩的草来。”他把草抱到马的前面,只见一匹马先用嘴把草推到另一匹的前面,然后自己再吃,孝子说:“这匹马是母、那匹马是子。因为母爱子,所以先推草给子吃。”
天神哈哈大笑,说:“你的国家里还有这样聪明的人,真是不错。从今以后,我将保护你的国家,让你的国家不受敌人的侵犯。”说完便隐没不见。
国王高兴极了,对孝子说:“今天多亏了你,国家才免去一场大灾祸,我要重重地赏赐你。”又问道:“为什么天神每次提问,你都要回家一次,才能解答出来?这些答案到底是你自己想出来的,还是有人教你?”
孝子跪下说:“我犯了法,求大王饶我死罪,我才敢说。”
国王说:“你说吧!”
孝子说:“我没有按照规定活埋父母,而把他们藏在家中。
刚才的这些答案,都是父亲教我的。大王!父母恩重,好比天地,怀胎十月,生下我们,从小到大,推干去湿,乳哺养育,教授道理,直到我们成家立业,父母不知吃了多少辛苦,付出多少劳累。可以说,我们之所以能有今天,全靠父母的养育之恩。这种恩情,是我们怎么也报答不了的!刚才大王说要赏赐我,我什么也不要,只希望大王下一道命令,把那活埋父母的陈规陋习给废除了吧!”
国王听了之后,非常感动,遂发布命令:从此再也不准活埋父母,必须孝顺供养,有不顺父母者,从重治罪。
据《杂宝藏经》卷二《波罗奈国有一长者子共天神感王行孝缘》卷一《弃老国缘》改编。参见《大正藏》第四卷第455页、第449页。

《孝子》原文

青州东香山之前,有周顺亭者,事母至孝。母股生巨疽,痛不可忍,昼夜嚬(音:频)呻。周抚肌进药,至忘寝食。数月不痊,周忧煎无以为计。梦父告曰:“母疾赖汝孝。然此疮非人膏涂之不能愈,徒劳焦恻也。”醒而异之。乃起,以刃割胁肉,肉脱落,觉不甚苦。急以布缠腰际,血亦不注。于是烹肉持膏,敷母患处,痛截然顿止。母喜问:“何药而灵效如此?”周诡对之。母疮寻愈。周每掩护割处,即妻子亦不知也。既痊,有巨疤如掌,妻诘之,始得其详。 异史氏曰:“封股伤生,君子不贵。然愚夫妇何知伤生为不孝哉?亦行其心之所不自己者而已。有斯人而知孝子之真,犹在天壤耳。”

《孝子》译文

在青州东香山之前,有一位叫周顺亭的人,非常孝敬母亲。他的母亲大腿上长了一个大疖子,痛得简直难以忍受,只能白天、黑夜里不停地呻吟。周顺亭不厌其烦地为母亲敷药、按摩,以致废寝忘食。可是,几个月过去了,母亲的病痛还是不愈,周毫无办法、忧心忡忡。夜晚,死去的父亲托梦告诉他:“你母亲的疾病全在于你的孝心。但是,她的疮伤要用人的肌肉制成的药膏,敷在上面才能痊愈的。你光靠担忧还是不行的。”周醒来觉得很惊奇,连忙起床,用刀把自己的一块胁部的肉割下,却不觉得怎么痛。他又用布把伤口包扎好,鲜血也止住了。周把自己的肉制成药膏,然后敷在母亲的疮口中,其痛感马上消除了。母亲高兴地问:“是什么药,这样地灵验呢!”周不便告诉实情,只能搪塞过去。母亲的疮伤终于痊愈,周设法掩饰自己的割伤处,即使是他的妻子和孩子也茫然不知其故。等到割伤痊愈后,被留下了一块巴掌大的伤疤,妻子再三盘问,才得知其真正的原由。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